翟“博士”不知的知网:多年毛利率60% 垄断质疑
全讯直播
阅读:
admin
2019-06-25 18:43

  作为一名资深吃瓜群众,大年三十最喜闻乐见的就是山东老乡翟天临上了春晚。一身利落干练的警装配上一米八大长腿,翟天临扮演的打假警察让团团君一时间路转粉。不过,苍天饶过谁,从上学时期就被班主任崔新琴吐槽“嘚瑟”的翟天临,在眼看登上事业巅峰的时候,一头栽到了“嘚瑟”上。

  在普遍上学历不高的娱乐圈,翟天临独树一帜,宣传稿里一直突出其北京电影学院博士的身份。去年7月,翟天临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身着博士服接受了知名媒体的视频专访,还透露了不少与同班同学朱一龙、彭冠英的趣事,谈吐间春风得意。

  今年初,翟“博士”又迎来一件喜事,被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录取为博士后,演技派“翟博士”的未来似乎蒸蒸日上。

  但好景不长,刚在春晚“打假”的翟天临,却在直播中称“不知知网”,随后即迅速被一群硕士博士们对其博士身份和学位论文进行了深度打假。结果是,最终找到的两篇论文,其中一篇的重复率高达40%。硕士是推免的、博士是补录的,翟天临深陷“学术不端”旋涡。

  如今,翟天临在微博上发布了致歉信,辞去了北大博士后的岗位,但围绕其学术不端、导师资质、北电学术圈八卦等相关的热搜依旧天天见。入行多年,翟天临或许没想到,一个不知道的“知网”,让自己终成为“顶级流量”, “喜提”人民日报多次点名,但多年的经营已回到解放前。

  不过,翟天临不知道的“知网”,表面上是莘莘学子写论文离不开的工具,实际上却是一家财大气粗的平台,且多次因带有垄断性质被诟病。

  根据中国知网官方信息,其是国家知识基础设施(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CNKI)的概念,由世界银行提出于1998年。CNKI工程是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为目标的信息化建设项目,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始建于1999年6月。在国家众多部门以及社会各界的密切配合和清华大学的直接领导下,CNKI工程集团经过多年努力,建成了世界上全文信息量规模最大的CNKI数字图书馆,并正式启动建设《中国知识资源总库》及CNKI网格资源共享平台。

  根据澎湃新闻援引的数据,知网已是中国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截至2017年底,中国知网拥有机构用户2万多家,个人注册用户2000多万人,全文下载量达20亿篇次/年,网站同时在线%以上的中国学术资源检索和全文下载来自于知网。国际资源方面,知网与超过60个国家及地区650余家出版社进行了版权合作,收录外文期刊57400余种,图书866000种,共计2亿余条外文文献。

  进过多年整合发展,知网的运营公司目前名为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同方股份600100)(600100)。

  团团君记得,2014年撰写外国语言学硕士论文,为了给几万单词的毕业论文查重,花了不下千元。且为了使用图书馆的知网查重系统,早上六七点就要排大队等候。毕业时,梦想进入知网这种“躺着赚钱”的企业,遂投了外文数据相关岗位,跟北外北大清华的骄子们pk了两轮(当然不出意外的被刷了)。

  实际上,背靠如此丰富的资源,知网确实日进斗金。根据知网的流量计费标准,学术图片就要2元一张,硕士学位论文15元一本,博士学位论文25元一本。全中国成百万学子,知网仅凭借提供论文下载这项的收入,就很不少。

  而根据上市公司的公告,知网的收入和毛利率十分可观。母公司同方股份2018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同方知网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收入5.02亿元,毛利率58.8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057万元。2017年,知网的主营业务收入9.7亿元,毛利率61.2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96亿元。而2016年营收为8.34亿元,毛利率63.4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76亿元。

  显而易见的是,尽管目前国内同类的知识库平台并非知网一家,但维普等文献数据库检索平台的实力仍有不少差距(最起码写论文,大家都会想到知网,而不是其他平台),知网仍占据绝对领先地位,利润颇丰也不足为奇。

  由于知网的数据库“大而全”,国内几乎所有的大中院校都要定期从知网采购数据库。但知网近年来却多次受到“涨价、垄断、知识侵权”等质疑。

  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发布了知网停用的通知,原因是 “由于续订价格涨价离谱,我校与中国知网公司的谈判非常艰难。”

  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还透露,2000年以来CNKI公司对该校的报价,每年涨幅都超过10%,从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为132.86%,年平均涨幅为18.98%。

  无独有偶。2016年3月,北京大学称 “由于数据库商涨价过高,图书馆目前正在全力与对方进行2016年的续订谈判”,即将停用知网。

  但遗憾的是,在与中国知网进行的价格战中,败下来的往往是高校一方。几轮博弈后,两家大学抗议归抗议,但均以续订知网的系统告终。

  随后的2016年6月22日,中国青年报刊登《谁来管管中国知网的垄断暴利》一文,质疑知网的垄断问题。

  报道指出,“有媒体调查发现,2014年知网对云南大学的报价从原来的40万元涨到70万元;首都师范大学2013年在知网的花费为150万元,2014年为179.99万元,2015年为215.99万元。有人计算过,知网涨价的幅度每年都在10%以上,且所报价格均是’死数’,没有谈判余地。”

  中国青年报质疑, “最关键的是,中国知网还带有极强的垄断性——它不仅是国内知名度与论文载量均排在前列的中文数据库,还被有关部门批准为我国唯一的正式出版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电子期刊。正因带有唯一性,就限制了用户选择使用其他数据库的自由,知网也就有了利用垄断地位肆意涨价的底气。正如一专家所说,它一边搞着垄断,一边还要搞市场化牟利,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也是会受到干预的。期待有关部门能对知网的任性涨价予以干预。”

  除了涨价、垄断问题,在知识产权问题上,知网也被诟病。据南方周末2016年6月20日的报道《中国知网,凭什么一直“涨涨涨”?》显示,2010年,深圳律师潘翔偶然发现自己大学时代发表的论文被知网收录,只要付费,任何人都可以下载。随后,潘翔以侵犯著作权为由,把中国知网及关联单位告上了法庭。时隔六年,潘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当时撤诉了,对于为什么撤诉他也不愿多说。

  尽管子公司知网营收数据喜人,但知网母公司同方股份近年来的财务数据不尽人意。其中,2018 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 105.11 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5 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亏损加大。

  “一方面是由于受到公司工程类、项目 类及渠道类业务结算集中于下半年的经营特点影响,另一方面系由于公司同比债务规模增大、人 民币汇率变动导致汇兑损失加大,财务费用增加所致。”同方股份解释称。

  不过,半年过去,同方股份并未止亏,亏损持续扩大。今年1月31日,同方股份在2018年业绩预告中称,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11.5-17.2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亏损14.5-20.2亿元,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风险。

  *声明:金融观察团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